这两天负责接待余老师了

余老师是ieee fellow,HKU这边自然是高规格接待。负责接待的正好是我老板,加上我和余老师以前就认识,于是我就接待了。。他周四下午到的。在今天就是周一做个invite talk。就待这么几天还给配个办公室。。。。 话说他刚到的时候不能上网,于是我去帮他弄网络,从下午4点弄到7点终于搞定。(主要原因是我们系4个段中有一个被gfw了,于是正好连不上thu的mailserver……期间一直聊天叙旧。他说周六去爬山,叫我一起去吧。我想想和fellow一起去爬山也是荣幸啊! 周六早起先到他宾馆去。房间是个超大的套间,可见学校花了不少钱接待。。不一会另外一个原来也是cad组的现在在hkust的学长来了。我们一起出发去大屿山。其实我原来一直以为余老师说的爬山是指太平山。。。我想这山我怎么说也是每周都爬,应该不在话下的。 后来才发现是大屿山上面的一个峰,叫凤凰山。大概有940米高,,,我们12点多到那里,挑了一条小径开始爬。那条路很野,周围完全没有护栏,而且是沿着山脊的,两边都很陡。反正很天然也基本没有人,这点和国内景点相比太好了。。。。很有野外hiking的感觉。 一路上谈经济谈党史,发现余老师虽然70+了但是身体还是很好。步伐一点不输年轻人。他路上一直在说这条路选得相当好,又有挑战又能看风景。 后来我们花了3个小时爬上山顶。又一路下到半山去看昂坪的大佛(香港人去大屿山主要目的就是拜佛。。)然后回旺角,找了个大排档余老师请我们俩吃火锅。这边的鸳鸯锅底竟然是白汤+沙爹、、不过鱼很新鲜。然后我和余老师坐巴士回港岛,送他回宾馆俺回家已经晚上10点了。。。。。累啊,今天md睡到下午4点才起床。明天一早还得去实验室欢迎余老师来参观。。。。然后中午去参加talk。 每次和余老师聊天都感觉收获颇丰。到底他是一个很有全局眼光的人,感觉很好。作为清华整个系的半壁江山,很淡泊名利。不过名利倒是都不缺。。。stanford客座教授,i3e fellow,各种委员会委员,又是美帝国籍。我想想这也是蛮有道理的,越是想着名利的人最后都是loser,越是不在乎这些的人越能成功。

再见,59.66.122.66

Free,永远是我的第一个家,现在就要和59.66.122.66这个ip说再见了。 祝福free能越来越好吧。 也祝我明天晚上科目三考试顺利!!!

68–毕业的钟声

似乎本科生活的序幕是由Free之夜电子的复兴开始,以Free上倒计时到0的那天结束的。 毕业的脚步越来越近,但我好像始终还没有进入状态,一直试图拒绝这个事实。 四年的时光过得太快了。好像还没来得及品味就已经走到尽头。人生好像就是用这些大大小小的时间片段组成起来的,结束了一段旅程紧接着就要开始新的征程。 经历了无比青涩又认真的大一,甜蜜的大二,颓废的大三和欢乐的大四,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来到清华,来到电子系是我一生中无比正确的选择。感谢范导在我大一迷茫的时候鼓励我留在电子系。。真的很感谢。 W68的同学们,我们是好兄弟姐妹。我们一起拿过3年系甲团2年校甲团,我们一起拿过年级篮球比赛冠军,进过系足球联赛8强,我们一起演过大家都没怎么看懂的班剧,我们一起在十渡的池塘里打水仗,我们一起在东操总体为电子系加油呐喊,我们一起在中厅喝酒看球骂娘。。。 四年的时光不长,从中收获的友谊却是永远的。不论今后天涯海角我们都不会忘记曾经在一起共度的点点滴滴。祝各位W68er们今后学业进步,不管是留在北京兄弟姐妹的还是去MIT、Harvard、Caltech,还是去加拿大香港的,还要祝唯一一个工作的师叔在完美时空事业有成。 我想很多年以后我回想起大家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有一阵阵激动。如果能有一天再一次重返光荣,记得找我我的好朋友。 哦对,还要祝我们的班对早日大喜哇哈哈!

久违的感动

今天下午去看了马杯男排决赛,电子对土木。最后电子以3:2逆转夺冠!! 比赛过程大致是这样的。第一局电子系在wacao的带领下开场打了土木一个措手不及,领先对手7,8分样子拿下第一局。此局对方两个校队完全没有发挥出来。第二第三局,土木校队的身高优势就显现出来了。拦网成功率相当高。而且进攻有2个点可以打。所以土木拿下了两局。第四局背水一战。在对方以22:19领先,眼看就要拿冠军的时候,我们ee强大的流氓观众团便发挥了作用。然后第一次打进决赛的土木明显大赛经验不足,慌了手脚,被我们连拿6分拿下打成2:2。最后一局,nb就nb在wacao的发球局中,跳发球连得7分,锁定了胜局。最后真的有一种兵来如山倒爽快的感觉。 这是我最后一次在赛场里面为电子加油呐喊了,因为这是电子今年最后一个团体项目。第一次现场系队的比赛还是在大二时候,也是马杯男排的决赛,对自动化。在东操也是战了5局,输给了自动化。那场比赛真是惊心动魄,双方都拿到过很多赛点。最后自动化把握住了优势。之后看了无数系队的比赛,但是没有哪次拿到过马杯冠军。。。。前年的排球,去年的足球篮球排球三大球都是亚军。 每次看这样的比赛,去呐喊去骂人去参与,都有一种很强的归属感。我觉得我来到电子系是这辈子绝对正确的选择。想想当时大一的时候我想转系去姚班,问辅导员的时候他说,为什么要转去cs呢?你会发现在电子系待4年是绝对正确的选择。最后我还是留在了电子(因为姚班没考上- -),现在我多么庆幸没有去成姚班啊! 去年男足决赛的时候,系会给去观赛的观众发了一条电子必胜的黄头巾。我会把这条头巾放在身边,带到hk去。无论身在哪里,我们永远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