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研院还不错

最近的事情比较多…再不记就忘光了。 从五一结束说起,sandy送完ruier那天晚上,我们屁颠去看了艾薇儿演唱会。歌我一首不会,听过的有6首样子,包括最后安可的。 然后就是这两周俺和randy连看3个电影,主要因为电影券过期了要…看了速度激情5,危机解密,加勒比4,都还不错。回来把速度的全集都重温了,加勒比有些没看懂…再复习一下。 接着上周末我们去了深研院参观。本科班的两个女生带我们吃了顿海鲜,比在香港便宜很多啊!主要天下大雨,没怎么玩。深研院的图书馆太赞了,是我见过的环境最好的图书馆没有之一。个人小间里面都要电脑,本本都不用带。非常适合写论文或者疗养…有机会去深研院的同志们一定要千方百计申请体验一下!

这两天负责接待余老师了

余老师是ieee fellow,HKU这边自然是高规格接待。负责接待的正好是我老板,加上我和余老师以前就认识,于是我就接待了。。他周四下午到的。在今天就是周一做个invite talk。就待这么几天还给配个办公室。。。。 话说他刚到的时候不能上网,于是我去帮他弄网络,从下午4点弄到7点终于搞定。(主要原因是我们系4个段中有一个被gfw了,于是正好连不上thu的mailserver……期间一直聊天叙旧。他说周六去爬山,叫我一起去吧。我想想和fellow一起去爬山也是荣幸啊! 周六早起先到他宾馆去。房间是个超大的套间,可见学校花了不少钱接待。。不一会另外一个原来也是cad组的现在在hkust的学长来了。我们一起出发去大屿山。其实我原来一直以为余老师说的爬山是指太平山。。。我想这山我怎么说也是每周都爬,应该不在话下的。 后来才发现是大屿山上面的一个峰,叫凤凰山。大概有940米高,,,我们12点多到那里,挑了一条小径开始爬。那条路很野,周围完全没有护栏,而且是沿着山脊的,两边都很陡。反正很天然也基本没有人,这点和国内景点相比太好了。。。。很有野外hiking的感觉。 一路上谈经济谈党史,发现余老师虽然70+了但是身体还是很好。步伐一点不输年轻人。他路上一直在说这条路选得相当好,又有挑战又能看风景。 后来我们花了3个小时爬上山顶。又一路下到半山去看昂坪的大佛(香港人去大屿山主要目的就是拜佛。。)然后回旺角,找了个大排档余老师请我们俩吃火锅。这边的鸳鸯锅底竟然是白汤+沙爹、、不过鱼很新鲜。然后我和余老师坐巴士回港岛,送他回宾馆俺回家已经晚上10点了。。。。。累啊,今天md睡到下午4点才起床。明天一早还得去实验室欢迎余老师来参观。。。。然后中午去参加talk。 每次和余老师聊天都感觉收获颇丰。到底他是一个很有全局眼光的人,感觉很好。作为清华整个系的半壁江山,很淡泊名利。不过名利倒是都不缺。。。stanford客座教授,i3e fellow,各种委员会委员,又是美帝国籍。我想想这也是蛮有道理的,越是想着名利的人最后都是loser,越是不在乎这些的人越能成功。

不好意思说啊。。。

今天吃晚饭,大家谈论起了LA的中国城,顺便谈起了加州的牛校。 有人说,俺申过ucla,被拒了。有人说,ucla与usc为死敌云云。后来大家说,caltech是神一般的存在,和mit一个档次,每年在中国招的学生极少云云。然后大家纷纷表示,上mit的人倒是有见过,去caltech的人这辈子还没见过。 哎,俺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闷头吃饭。。。。。这也没啥好说的,对这些再熟悉也不能掩盖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loser的事实。他们聊的时候俺很想插话:俺本科室友就有去Caltech的,人还是拒了mit、、后来想想,忍了!不好意思说出口啊。这些事情自己心里知道就成了。 然后整个晚上干活效率巨高。。。。。。 现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还是挺想念阿甘的,不知道他在caltech现在怎么样了,估计被老板疯狂压榨中吧,不过他应该很享受。。。。。

老板今天请吃饭

算是开年饭?去了西宝城下的海港城饭店(和尖沙咀知名mall海港城毛关系没)。然后俺总算见识到了香港的请客。就是各种点心+几个凉菜+2盘炒面+一碗乌冬面。可能香港人请客就是这样的吧,好多同学都说老板请的就这了、汗。没有大肉,对于我们来说相当不习惯。。。。。于是晚饭早早和sandy约好了吃食堂的切鸡饭。。。。这算这边和大肉最接近的一种菜了,md 席间,老板不停的问postdoc师姐怎么带小孩,怎么请菲佣。。。(老板36岁,师姐35,老板女儿0.7岁,师姐俩小孩一个1.2,一个5.5岁。。。。。) 还有一个师兄这次过年回去偷偷摸摸结婚了,让大家给8出来,汗。 然后众p民又就房价,国际局势,国内动态等等交换了意见。最后分开的时候,老板和师姐下山找菲佣去了,扔下一句:回去快点干活。 唉,4/18的iccad。没东西。

回学校了

今天火车又晚点了2个小时,于是到家已经下午3点多了,匆匆忙忙吃完饭去学校上课,结果到教室发现一个人也没有,,于是就去图书馆借了2本概率论的书。 借概率的书的起因是,年前和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二哥说他电面一个投资公司的实习,人家问他的几个数学期望的问题。我回来也想来想去想不清。我觉得学过概率的人应该可以handle的问题。。。。。于是现在不甘心,借2本书来看看。。。不过都是英文的,估计我也不会怎么看吧。。。 这次来到下次回家,估计又是大半年了。我现在是越来越悲观了。同来的火车上有3个polyu的硕士,同样很悲观,可能他们的情绪感染了我。我觉得在香港学术环境太一般了,要搞搞金融咨询么还可以呆呆,学术上真的看不出一点前景。。。

明天都到这么晚

今天忙了一晚上,没有什么结果。paper的算法大体看懂,但是关键地方不确定。又没有人能一起讨论。而且matlab也写不好。函数看不懂怎么用,又没有合适规模的例子可以测试。明天早上还有老板的课不能不去。。。 下周二要做presentation了,现在这个情况,根本就是没法交代。老板每次见面或者在gtalk上面都要狂push。 上周末和sandy去数码港看了电影inception,回来看movie版和豆瓣的解释才勉强搞懂。。。票价还行比国内稍贵,学生还能打折。 忽然想起来,我好像也很久没有做梦了。现在一个人待一个屋子,关上了门以后就是一个人,没有人说话,只能上网,很孤独无助。 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会想mm。丢下她一个人在国内很对不起她。

老板半夜在gtalk上找到我

问我怎么还不睡觉,我说在实验室看论文呢。他说为什么不回家看啊?我说,我家里桌子椅子都没有,没法看。 他说,你可以去japanese town去买很便宜的椅子。而且,他说他在美国的时候,自己用砖块和一个木板做了一个桌子用。用床当椅子用。我了个去! 我说我订的床和椅子周末就到了。。而且,其实这么晚是因为晚上都在灌水= =。。刚开始看论文不久

租的房子什么都没有。。

一个房间+卫生间,房间大概是5-6平米,卫生间是0.9×1.2米。租金每月3k2,里面什么家具也没有。。。 我准备买个和紫荆差不多的上面是床下面是书桌!

明天就要出发了

在上海留下最后一篇。hk房子完全没有着落。而且,我们到那边后的临时住宿也没有安排。完全未知吧。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未知的世界强烈恐惧。不过既然选了这条路就走好吧! 我想象了一下去hk之后第一年的生活,可能和我大一时候一样。一个人很安静的生活,大部分时间放在学习上,偶尔一个人去海边喝酒吹风,看着大街上的美女yy自己的mm。虽然不充实不精彩却比较安心读书= =。当然这和我在陌生环境下结识新朋友的速度慢有关。。。。。。 大家后会有期啦。或者,我在香港等你们!

学术热情彻底被浇灭了

md,什么破学校破实验室。说着一切为学生着想,结果昨天早上我跑去,被2个老师相互推来推去都不愿意带我毕设。本来和一个老师说好了做我去hku做的东西的,后来一句我们组已经没有人做这个了就把我推了。唉,这种狗屁学校还培养个p学术大师啊,学生有热情的时候还碰到凉屁股。 今天被讲了一下毕设主要的工作就是跑通一个从别的公司买来的程序,nnd。这叫什么学术啊。。。。 对了今天收到了hku的conditional offer。大概就是phd的studentship了吧,那么hkpf的fellowship也就拜拜了。。。每月少7k啊,唉,不开心。